校友故事电网破译师——记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校友吴琛、黄伟等所在的云南电力调度控制中心方式科团队

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2018-12-05 14:26:48

他们

 2017年初,云南电网主网输变电规模接近广西和贵州之和。云南电网与南方电网其他四省区电网通过±800千伏特高压等7回直流异步联网,与越南、缅甸、老挝等周边国家(地区)电力互联互通,呈现“省内交直流并联运行、国内多回直流远距离大容量输电、国外多个方向送受电”的网架特性,成为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特性最复杂的送端大电网之一。

  而掌控如此复杂的大电网,云南电力调度控制中心就像一支“军队”,方式科就像是“参谋部”,承担着电网运行方式的安排、电网安全稳定的分析,需要对系统运行各项工作提前谋划、系统研究、精心安排。

  电网是什么?有看得见的电网,也有看不见的电网。看得见的,是南方电网如今“八交九直”的西电东送主通道,各省区的各电压等级的输电线路,铁塔银线,跨越山河。看不见的,是这些线路上不停在输送的电量,千余公里的距离,跨越省区地界、高原河流,点亮城市村庄,推动工业轮转,川流不息,不舍昼夜。

  就像是钢筋铁骨所支撑的血肉之躯一般,电网也好似一个复杂而庞大的有机体,潮流的变化,数据的传递,每一个细节,都在透露着电网自己的健康阴晴。潮流数据,就像是电网自己的语言。南网人只有读懂这些电网语言,才能更好地与电网交流,熟知它的机体征兆,预防事故,维系它的安全与健康。

  云南电力调度控制中心方式科就是这样的“电网语言破译师”团队,他们用最专业的技术知识和对这个专业的热爱与迷恋,解读着云南电网——这个南方电网乃至世界电网中最为复杂的送端电网之一,为云南电网乃至南方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做出了积极贡献。

  而他们最大的动力,来自于对电网安全稳定运行的责任与使命感,和对方式专业坚持不懈的痴迷与眷恋。

  “每当我面对这些亮起的数字、符号和潮流图时,我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中,只有我和电网。”

  他们就是电网语言破译师。

 


我热爱这个专业,因为这是‘屠龙刀’”

他们是最有前瞻性和系统思维的电网人

  2016年4月28日,云南电网与南方电网其他四省区电网异步联网试运行,2016年7月1日,云南电网正式进入异步联网运行。

  而在此前两年,当网公司确定云南电网与其他四省区电网的异步联网方案起,方式科就已经投入了几乎是全体的人,为异步联网进行“大运算”,超前研究直流控制与系统稳定控制间的协调技术,模拟计算分析异步联网可能给云南电网带来的安全风险,制定预案,使得云南电网的异步联网运行风险得到了有效管控。

  “为了防控异步联网带来的安全风险,需要安装安全自动装置,可是电厂、变电站,那么多个点,安装在哪里,运行之后能起多大作用,都要通过我们的模拟计算,这就是方式科的专长,我们最能读懂电网。”

  方式科科长吴琛(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1995届校友),对数据特别敏感,对云南电网所有的调度数据都了然于心,信手拈来,“我们的工作一定要用数据说话,用计算和分析,去构建电网的安全防火墙。”她和爱人都在调度系统上班,连加班也是“夫妻档”,所以同事们经常会听到她在电话这样和孩子说:“妈妈要加班啊,什么?爸爸也加班啊,那不好意思,你自己先做饭吃吧。”

  “在方式科工作,总要放弃一部分生活。”吴琛的话成了方式科人的心声。在她的带领下,方式科都热爱开展能解决电网实际问题的科技研究,连续15年获得科技进步奖、技改贡献奖共52项,解决了云南电网与其他四省区电网从交直流互联到现在的异步联网一项项复杂的电网安全稳定问题。随着竞价上网、新能源开发等新的发展,异步联网后的电网运行安全挑战也越来越大,她觉得异步联网风险防控已经成了一个长期的科研课题,“这是能让我们在技术上更上一层楼的攻坚战,我们从容应战。”

  方式科就像是调度运行人员的参谋,当发生突发风险时,调度运行人员会打电话给方式人员,寻求解决方式。2012年的大年夜,就差几分钟要敲新年钟了,张丹还接到电话,“只要电网需要,马上就回到单位计算,保障运行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正因如此,方式科人早已习惯了24小时待命、生活与工作无法分开的状态。

  “比如三级审批,我们批的运行方式,关乎到电网的安全,责任重大,即便已经经过了三级审批,经常也还是会不停跟踪电网实际运行情况,反复斟酌自己签的运行方式,还有没有漏洞,还会不会有风险?吃饭睡觉都在想。”所以张丹开玩笑说,方式科的人都有强迫症,哪怕是休假出去玩,也会想着,会不会有安全风险,飞机会不会延误,有没有备用方案?“积极地说,我们的思维方式比较有前瞻性,消极地说,我们有点悲观,因为总是在预防风险嘛。”

  在采访中,方式科团队的每一个人,却不约而同地说出了同一句话:我很热爱这个专业。试想,无论是谁,当他能够面对一整张网,看到整个系统的变化,这该是多么自豪的事情。张丹的比喻更有趣:“这不是普通的兵器,这是‘屠龙刀’。”


面对庞大复杂的电网,我依旧是个学生”

他们从未离开这个专业,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方式科的人员中有博士后、博士、硕士,还有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来自清华、浙大等多家知名高校,但有一点很相似:他们都是从大学本科阶段开始,就深爱这个专业,此后的研究生和博士也都在研究这个专业,毕业后又从事方式专业,他们从未离开这个专业,学的是这个,干的是这个,爱的,还是这个。

  “我上学的时候就自己编程,来计算电力潮流了。只不过现在的计算更复杂,但是内容是一样的啊,完全不觉得枯燥,我就是爱干这个。你能算出来,非常有成就感。你拿着计算结果那张表,能够对应到大电网的实际,这是多么自豪,做的又是自己所学的东西,我们是多么幸运。”方式科副科长黄伟(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2007届校友)说。

  “突发一个故障,就好像有人打了电网一拳,我们可以通过计算,找出这个偷袭人是谁,你不觉得这很好玩么?”

  面对越来越庞大和复杂的电网,方式科人的另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虽然已经工作多年,很多人却依旧纯真得像学生,工作之外,依旧在学习。

  身为方式科副科长,黄伟承担了方式科许多科研课题乃至国家级科研课题的牵头负责工作,或许有人会觉得工作外还要做课题,太累了,而黄伟却乐在其中。为了赶在各领域专家的寒假期间完成讨论,过年前那些天,别人家都在买年货、贴春联准备过年,而黄伟迎接过年的方式,就是带着方式科的课题组成员,与专家们挤在小房间里,每天讨论到半夜两点多,第二天还要回办公室上班。有时下了班,还会在微信群里继续讨论,“就好像是回到了大学岁月,只不过大学期间学习是核心,打工是辅助,现在倒过来了,工作是核心,学习是辅助。”

  大学求学期间,黄伟觉得《同步电机的过渡过程》这门课好难,又没什么用,觉得自己又不会去电机厂上班,所以就没认真学。可是到了方式科之后,他发现,大部分的电网故障,都和同步电机的频率有关,他立马把上学时这门课的课本又翻出来,每天晚上挑灯夜读:“你总是能发现电力学理论在我们这张大电网中的对应之处。”

  比如异步联网试运行后发生的频率扰动,多年前就有外国学者在课本中写到过,谁也没见过真实发生,但云南电网异步联网试运行后就真的发生了:“这就是我们这个专业的神奇和乐趣之处,那么高深的理论,能够在这么复杂的大电网里找到对应,那一刻,好像你贴近了这个世界的本质。”

  钻研、攻坚、创新,方式科团队用他们最强的责任感和热爱专业的真挚之心,在一排排的数据与计算之后,预防电网风险,构建电网安全盾,也在他们的内心,构筑起了方式人那份最为独特的乐趣和丰富的世界。

(内容转载自南方电网)



Copyright © 安徽电缆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