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的爱情

放下书包2019-01-16 04:19:58


校霸叫王十三,名字挺简单,人也挺简单,直肠子。传说校霸的名字是他那个坑儿子的老爹取的。用他老爹的话说,当初想你的名字想了好久想得我头疼,索性把你的姓给拆开了就是十三了。


校霸用他那总是记不住虚拟语句脑子想了想,“王”拆开了不是“十二”吗?老爹一个巴掌抽他头上:“就你话多!因为老子觉得十三比较顺口不行吗?”十三摸摸头久久无语。在老爹耳濡目染顺便亲力亲为的教育下,十三逐渐成长为了一个能动手绝不哔哔的有为少年。


十三初三那年逛了一圈小县城,发现校服能入眼学校只有全县第一第二的两所高中,于是“发粪涂墙”一年,加上脑子不笨,百万越甲终破吴,苦心人天不负,考上了!!!全县第二的高中。


刚刚考入高中那阵儿兴奋没消退时,十三也想过要好好学习,于是分班考试时努力地带了文科的小册子,加上理科的基础,考入了实验班。


这一进去啊,他就觉得大学胜券在握了,于是浪子本性暴露出来了,凭借篮球场上结交的小兄弟们以及讲义气的性子,他在短短数个星期之内,打退了几波前来收小弟的高二“扛把子”之后顺利成为了全校最大的学生团体的领头羊,简称“校霸”。


十三开始了他高中最精彩的生活。上课玩手机看小说,在别人的凳子上洒水,下课从阳台上拿粉笔头砸上厕所的女生们,偷偷踹校园中杀马特的屁股,晚自习带领小伙伴去食堂看NBA,去操场打球……


校霸自认邪魅狂狷,其实对于爱情一窍不通,对于球场下尖叫要扣扣的小女生,他通常抓抓头,(⊙o⊙)…我没扣扣号,然后飞也似的逃跑走。


一女生在他的空间留言:那天,正好撞见你穿着明黄色的运动衫,在阳光下,就像从动漫里面走出来的人一样。可以交个朋友吗?


他给人回复:是吗?像哪个?像哪个?然后悄悄关闭了空间留言板……


直到有一天,班级里面转来了一个长得很像儿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小玩伴,十三在老师介绍完之后,耐不住的十三一个纸条就横跨半个班级给人姑娘传了过去,一堂课下来,恩,十三算是认领了一个老朋友。


姑娘名叫G姑娘,人很安静,瘦瘦的,眼睛很大,古筝八级,颇有江南水乡的温婉。


姑娘刚来班级,不太爱说话,又遇到自来熟的十三,很快就和十三打成一片,每天纸条哗啦啦的传啊,班级同学苦于校霸压力不敢多言,G姑娘倒是不好意思,每次都在纸条上写上:对不起,拜托传一下啦!以及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纸条内容天南地北,小吃电玩,瘸腿班主任和隔壁女老师的八卦无所不及......姑娘被逗得乐不可支。十三本来在熟人面前就是话唠,难得找到一个愿意听他哔哔的人,更是持之以恒地把纸条传了下去。


一天晚自习,十三发现坐在第一排的G姑娘趴在桌子上,双肩耸动,这可吓坏了他。又苦于自习老师在现场,只好一张一张的纸条传了过去,许久,G姑娘传回来一张洋洋洒洒数百字的纸条,大致就是她得知自己得了卵巢囊肿,可能会导致不孕。


这对女生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十三有些不知所措,一晚上的自习都没怎么写作业,一直在安慰G姑娘,晚自习下了,他也没走,和G姑娘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走着,使出浑身解数总算是哄好了G姑娘。


回家分岔路上,G姑娘突然对十三说:你能做我的哥哥吗?


十三愣了一下,G姑娘突然撒娇:难道你不愿意吗?


额,十三还能说啥,一边傻笑一边答应了下来。从此十三就多了一个妹妹。


十三对他的这个妹妹好到什么程度,举几个例子:别人班的小混混过来打听G姑娘,前一秒十三还和他笑着点烟扯淡,下一秒一脚踹去,“滚!那是我妹妹!我罩着的!”  


G姑娘生日,十三用打工一个月赚来的钱买了一只比十三本人还高的熊,然后穿越整个小城,拜托了所有高中的兄弟们找不同的人在一个精致的本子上用不同颜色的笔写下生日祝福,据说有一百多个国家的语言(十三自己百度的各国生日快乐)A4纸大小的本子,100页。


十三还专门和几个学校的校霸聚了一次餐,把G姑娘的照片给他们看了,让他们告诫那些小混混不准找她麻烦,看到她车胎坏啦,下雨没带伞啊什么的都要给十三打电话。(说实话,后来十三长大后觉得这个形式大于实质,特别傻逼)


总之真的是放在手上怕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直到后来班级里面一个小混混J在一次不小心撞到G姑娘这种狗血剧情中花言巧语拿下了G姑娘的芳心。在G姑娘和十三坦白恋情的那个晚上,十三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卧室,痛哭出声。


十三找人调查了那个J的过往,据说一年恋爱七八次,24K人渣,他多次委婉和G姑娘表达了事实,G姑娘依旧我行我素,并且逐渐疏远了十三。


高三上半年J把G姑娘甩了,找了一身材火辣的妹子,十三得知以后默默地从家拿了一个甩棍来到学校,给了J一下子。之后半年时间十三平均每两周收拾J一次,J也喊过人,输多赢少,最后一次十三率60多人堵在校门口,打到J说不再上学,J的父母报警。


十三跑去买了一个崭新的留言本,倍儿漂亮,倍儿高大上,他翻开,在尾页认认真真地写到:


“以前我喜欢你,觉得你的眼睛大大的,人瘦瘦小小的,十分惹人怜爱,又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在角落里沉默寡言,于是我想要保护你,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我觉得我可以承受一切,无论是家里的压力还是外在的诱惑,可是,得不到你的回应,我一个人,终究会累的。我走了,不奢求啥,偶尔想想我就好,祝你考上好大学!”


后来他想了想,又把“不奢求啥,偶尔想想我就好”用胶带粘掉了。


十三托人把留言本送给了G姑娘,回家当着父母的面重重跪下,含泪认错,然后向老爹申请进入江湖中久负盛名的高考加工厂,父曰:准!老爹四处找人侥幸摆平了J的风波。


于是我们叱咤风云的校霸坐着颠簸的巴士,一路吐着来到了群山围绕的M中。戴上眼镜,安安静静地早出晚归,安安静静地刷题,安安静静地挨训,安安静静地挨打,安安静静地考试......


繁忙的一天又一天让他只有在每天夜晚用带着沙子的自来水漱口时才能有机会想一想G姑娘。


听说后来G姑娘也复读了,复读期间和许多男生玩暧昧,最终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花好月圆。我们的十三从兄弟的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沉默了片刻,“我喜欢的是那年的她”顿了顿“现在她也挺好的”。


文/肥西老母鸡




Copyright © 安徽电缆价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