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见过这么野的国产剧!《余罪》这么火,原著老常能分到几个钱?

濠滨网2018-11-07 16:15:40


《余罪》这部不按常理出牌的国产警匪剧,是眼下当之无愧的电视剧爆款。5月23日上线,第一季播放量超过6亿,第二季上线不到一天,播放量就接近1个亿,豆瓣评分高达8.6分(满分10分)。《余罪》故事讲的是一个面临开除的警校学员余罪,因为“痞子接地气”,被选中潜伏进了毒窝当卧底,从此开启了“无间道”生涯。







在成为网剧爆款之前,《余罪》原著小说在网络上就积攒了大量粉丝,甚至实体书还没出来时,《余罪》就蝉联腾讯创世中文网连续两年总榜冠军。去年年底《余罪:我的刑侦笔记》实体书第一部出版,两个月内就加印三次,销量超过了20万册。很多粉丝把《余罪》的爆红原因归结为“小说太真实”。从混迹人群的扒手,到躲藏在深山中的悍匪,再到穿梭于海岸线上的毒枭……这些普通人不熟悉的人的生活,原著作者常书欣却信手拈来。随着网剧大火,这位隐藏在幕后的“写手”也浮出水面。






记者通过出版方读客公司,联系上了“隐居”在山西晋城一个叫沁水的小县城里的常书欣,人称“老常”。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刑侦题材写作专业户,非但从来没有做过网友猜测中的“刑警”一职,早年还因为抢劫犯罪蹲过监狱,曾经是个不折不扣的街头痞子。






电话那头,老常聊起自己的过往,落落大方,毫不掩饰。他说,如果不是因为网文写作,说不定现在他还是山西小县城里一个“抠脚大叔”,每天为着房贷和生活费发愁。而他粗糙、真实又充满烟火气的经历,恰恰为他的写作提供了最好的养分。老常说,余罪的原型,其实就是他自己。




流落广州因抢劫进了牢房


《余罪》第一季开头有一段堪称中国版“饥饿游戏”的情节,以余罪为首的几个警校学员被上级扔到了一座鱼龙混杂的城市中进行选拔,身无分文,还要经历长达40天的生存考验。于是,为了“活下去”,这些学员不得不去当人肉出气筒,有人设赌局街头行骗……这些看似啼笑皆非的情节,都是老常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3年,1975年出生的常书欣正好满18岁,高考落榜,就想学人家南下淘金,于是跑到了广州讨生活。哪知钱没赚到,混到连生活费都没了,饭都吃不饱。他脑袋一热,冒出个念头,抢劫!他蹲守在广州闹市区的火车站,看着人家从兜里掏出人民币,正准备递给收费窗口买票,他冲上去一把夺过对方的钱包就跑。结果,第一次作案就失败了,没跑出多远,他就被警察逮住了。就这样因为抢劫罪被判了8个月监禁。


常书欣说,“这不是好事,我一般都羞于说出来的。”他在牢里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毒贩、小偷、造假的、杀人放火的等等。这也是常书欣后来写小说描述案情能如此惟妙惟肖的很大原因,“警察讲述案情一般不会那么细致,有时候需要保密。但是罪犯不一样,尤其在牢房。”






这次人生的失足,让常书欣在年纪轻轻时就深刻意识到,原来普通人走向邪恶,跨过那条线,仅仅只是一步之遥。在那段为生计所迫的岁月里,他常常可以见识到一个人最赤裸的渴望,以及最原始的人性。他把后来的小说取名为《余罪》,就是借用了法律上的一个概念,“余罪”指隐瞒未交代的罪行,“别说普通人,哪怕是警察,都有可能去触碰人性的底线。警察要维护正义,打击犯罪,特殊情况下又不得不碰触红线。余罪就是时时处在十字路口的这样一位警察。”常书欣自幼爱读武侠小说,最喜欢金庸笔下的“韦小宝”,他心里的“余罪”,也是韦小宝这样一个普通人,不想做英雄,只想做混吃等死的小市民。




被大学开除,找不到好工作


常书欣出狱回到山西后,补习一年,考上了当地一所大学,哪知在学校里,他因和同学打架斗殴,被开除。加上有案底,他一直很难在社会上找一份好工作。为了谋生,他做过不下三四十种职业,“有时我同时做好几种工作,什么挣钱就干什么。比如卖菜,季节性很强,秋冬赚钱,夏季就一般了。比如卖书报,就是学校开学一两个月的时间做。”


唯一算做得比较久的工作,是在当地的电信公司当临时工,起先是扛着梯子到处装电缆。工作结束后都要写工作日志,结果常书欣的工作日志总是干净工整、语句通顺,和其他人错别字连篇的日志大相径庭。一来二去,他被调往办公室做文员。那时候,他自学了打字和在电脑上写作。可惜由于一直转正无望,最终他选择了离职。


从电信公司出来后,常书欣跑去卖电脑,没事做的时候,他就泡在店里上网,看网络小说。那时候家里刚买了房,房贷压力很大,他想着总不能靠做教师的老婆一个人养,看人家在网上写小说挺赚钱,就寻思着也练练手。


他第一部写的小说倒不是刑侦题材,而是都市类的《红男绿女》,最开始订阅用户也就几千人,第一个月写了十几万字,常书欣拿到了900多元的稿酬,他很激动:“这个活儿能干!”


从2008年开始在网上码字,到今天他一共完成了7部作品,1500多万字,其中4部作品被买走了影视版权,根据《黑锅》改编的另一部警匪题材电视剧《警察锅哥》也已开拍。






《余罪》是他写的第五部小说,“总共300多万字,从2013年开始写,写了一年半,不过才完成十多万字的时候就被买走了影视版权。当时版权费也不高,差不多60万元。”由于体量太大,《余罪》实体书目前出版到了第四部,预计今年能全部出完。现在常书欣正在以自己的本名“常舒欣”创作第八部小说《第三重人格》,讲的是警察身边一个线人的故事。




全县刑侦大队都是他的书迷


常书欣回忆自己最初在网上连载《余罪》时,很快就拥有了大量粉丝。2013年10月,有20多位网上聊得来的粉丝来晋城聚会,除了山西的,还有来自山东、河南、河北的等等。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这些粉丝中居然有一半职业就是警察。当然,这些警察也很吃惊:“我们还一直以为你是同行呢。”


老常说:“最开始,我对警察的态度是:尊敬,但敬而远之。我是被逮过的人啊,万一查出案底来,多难为情。曾经公安厅下属一个内部发行的刊物联系过我,他们以为我是省警校毕业的,想让我写专栏,但我谢绝了。”


老常记得,去年《余罪》刚出版那会,县里刑侦大队里的一些警察居然开着车,抱着一堆书来找他签名:“他们说,整个县的刑侦大队都是我的书迷。”有时候这些警察朋友还参与小说剧情讨论,为情节发展出谋划策,提供一些现实案例,比如警衔设置错了,他们会马上指出来;侦破方案不对了,他们会跟常书欣讨论很久。像《黑锅》里的银鼠案、《余罪》里制药厂制毒案、偷牛案,还有余罪侦破的灭门案等等,都是老常从警察朋友那听到的真实案件。






身在小县城,常书欣身边,除了亲戚朋友和一群警察,很少有人关心他的写作,也很少有人知道,他光靠码字已悄然跻身年入百万的畅销书作家行列。为了专职写作,2010年后,常书欣独居到了县城附近村里的老宅里,深居简出。每日前半夜在烟雾缭绕中更新作品,次日睡到自然醒,然后去给县城里的老婆孩子做饭,日子轻松惬意。他戏称自己的主业是网络写手,副业是“家庭煮夫”:除了接送孩子、干家务,就是闭门码字。他的业余爱好是看小说,听听音乐,散散步,以及和周围的人下棋、吹牛。他老婆和正在念高二的女儿,都不读他的小说:“老婆爱看家庭伦理剧,警匪小说这类从来不看的。女儿嘛,喜欢韩剧,她是个追星族,但对我的书一点都不感冒,我看女儿唯一不爱追的星,就是我。”







-END-


本期内容纸质版可关注每周日《都市快报·阅读周刊》









       Midnight_Reading






Copyright © 安徽电缆价格交流群@2017